谷山家的喵

我永远爱着墨洒琴心,我们明年继续!

        昨天,又是一年的大师赛结束了,14号,先和大哥说一声,生日快乐。在外面散完心记得早点回来,我们还在这里等着你们。
        从第一届开始粉墨洒的时候其实我就A 了,一年一年,今年已经是第三年了,我看着他们一步步的,从1.0到现在的五人组,虽然成员来往更替,他们三个人却始终没有变过。
        兰摧,万罗,花海,鱼总,鸭鸭,现任的组合,现在的墨洒, 他们是那么好,他们信任着彼此,虽然总是在散队断奶的边缘不断试探。可是我都看在眼中,我都记得,鸭鸭为了保护海海的两室三厅,鱼总每一个不远万里穿过房子给到的吞日月,我记得,昨天,海海和鸭鸭双线血崩时鸭鸭的捍卫,和海海先抬鸭鸭血的冰蚕,我也记得,海海装备红到上限3w 血时,临死前最后一个圣手,目标是兰摧,我更记得,在很早之前,兰摧和罗儿互相无缝的毫针春泥 。记得那个三秒绝杀,记得他们配合无间的回梦和双爆。
        相比于上一届这一次的季军已经是很好的成绩了,可是,我还是心疼,还是替他们委屈。不是因为名次,而是为了那个满屏幕的“大快人心”。
        浮花浪蕊从开始就一直存在于奇穴之中,明明是策划给的技能,为什么不能用?以前少,以前不用,难道不是因为吸蓝鸡肋么?现在加强了这个技能,用了就是脏?赢了就是不光彩?花间难道不是一直在jjc 里擦地板么?不搭配副本装牺牲御化,花间根本就爆不死人,不是么?玩的好的,能规避大部分伤害的体操花有多少?砚悬也没了,还有多少花花能苦苦坚持。
        可是他们还在,墨洒还在。
        还有海海,和二哥一起练奶毒的时候,海海全都一点一点的记在小本子上,不断的练习,不断的被二哥训,到现在,海海的奶毒已经是墨洒的山了,他可以不断的对着他们说,没事,没事。看你位置了。可以全场抗压15分钟。他曾经也是一个死的很快的小奶毒,甚至每次打断到了都会兴奋的对二哥求夸奖,那个蝶小七长大了。 墨洒也是越来越好了。
        我爱他们,
        我永远都爱着墨洒琴心,
        下一届,下下届,
        只要他们一直在,
        我就永远在这里等着他们,
        守望着他们。
        我永远爱墨洒琴心!
        我们明年继续!

随笔记

墨洒琴心藏剑意输了,止步于32强。
输给了熊猫杯的季军,我知道大概是我关注的人太少了,一隅他们很强,从兰摧他们训练的时候我就知道了,甚至是从落叶输掉的时候我就知道了,但是我依然相信着,就同去年一样,他们仍旧是被神所眷顾的,披荆斩棘,即使不被版本所钟爱,万花,藏剑,也是我所最钟爱的两个门派。
从今年大师赛开始,即使是我已经A了好久,也心心念念着他们,兰摧,万罗,阿越,海哥,棍儿。
看到阿越的对不起的时候,简直心态爆炸,眼泪差点就出来了。去年大师赛的冠亚军队,也还是输给了版本,阿越是国服著名的藏剑,但是在这样一个佛霸强势配置的情况下,为了墨洒,他被迫去玩二手职业,我记得他在直播里说过我也想上藏剑,但我们队的配置很难上藏剑,要为团队着想。
我练了好久霸刀,但我霸刀还是有很多问题,等着再去请教一下那些老霸刀,我藏剑就是问了很多藏剑练过来的。
我霸刀不是特别强的,但我参加了这个比赛,我能学到东西,我能进步。
兰摧当时找我时说:你能把藏剑玩好,那你一定能把其他职业玩好。我相信他,我就入队了,我不能让他失望。
公屏表示因为职业不平衡很多人都被迫去玩二手职业很心酸,阿越:你们不觉得学习新职业是很有意思的事吗?
以及之前直播时有人说过藏剑这赛季jjc太难了很多人转职业了策划怎么怎么的,阿越:没办法呀,你不能改变策划,你只能改变自己,要学会适应,反正我是个适应能力很强的人。
他们呀就是永远这么正能量,永远这么小天使,摔倒了再爬起来,不管怎样一直这么乐观,所以我才这么喜欢他们。
还有落叶比赛的那一晚,阿越直播,落叶上场前,阿越说他要去厕所,然后很久都没有动静,只是在落叶输的时候隐隐传来一声叹息,就关了直播去训练了。后来他和落叶约定了,赢了就去线下,输了他就安心的回来玩藏剑,一起22手拉手打策藏。
他们真的都很好,虽然每天互怼,日常散队,但是同样他们也给予了彼此无条件的信任。
所以下边和大家再次介绍一下我最支持的大师赛队伍,我相信他们最强!一直一直!
一个疯狂赌博疯狂输钱的五百斤胖叽(小阿越君)
一个被胖叽淹死的黑眼圈花间(兰摧玉折)
一个不清楚对手是谁懵逼中被落叶挺怂打死的花间(小凤哥儿)
一个永不背锅一手花间的“不应该啊”“怎么肥死”的奶妈(花舞剑)
一个你可以说我的装备差但是你不能说我丑不换外观不进场的奶妈(花海)
我呀只希望他们永不散场。

临摹
上色用了水彩

【太中】热(意识流短打)


双黑太中
文笔复健
意识流短打!
其实是自己还没到夏天就被热到不行的一点抱怨。_(:_」∠)_

横滨的天气实在是太热了,中也靠在爱车的车窗边上,模模糊糊的想着。刚刚从冰凉的空调中钻出来,被热气哄的有些茫然,耳朵边上好像有一只苍蝇一直盘旋着,嗡嗡作响。他伸出手在耳边驱赶,感知仿佛被一瞬间拉远,嗡嗡的声音也好像是从对面的山谷传过来,犹犹豫豫的。
一滴水从额前慢慢滑落,顺着脸颊,路过脖颈,然后消失在衬衫的领口之中,他忽然的就想起了很久很久以前。
不知道是不是错觉,好像那时的横滨还没有这么热,又或许许是耐心还没有被那人消耗殆尽,两个人左右同行并肩走着,树上的蝉还在喧哗。风从左肩落到右肩,带着两人的对话越飘越远。他看见自己脸上飞扬的笑容,那是自己已经许久不见的神采。他想看看同自己并肩的人,他想听听他们的交流,想要摸摸那张脸和被绷带细细缠绕的眼睛。嗡嗡的声音还在耳边,似乎盖过了蝉鸣,又似乎压根不存在什么蝉鸣。那个人还站在不远处,有一点点缀的微风,却好像隔了万丈深渊,低头是云雾缭绕,恍惚中还有石子滚落窸窸窣窣的声音。
他看见那个人张了张口,说了什么,但是苍蝇和蝉鸣的声音实在是太大了,他捂住耳朵蹲下,把脑袋埋在膝上。风在剧烈的挣扎着,那个人身上的绷带被吹起,真的是太嘈杂了,杂音在不断的往耳朵里钻。他觉得自己大脑里好像有什么崩断了,然而松开手一片安宁,不知道什么时候一切声音都停止了,天地寂静,感觉云海之间,唯一存在的就只有两个人了,只是求而不得。
他低头望了望横亘在两人中间的深渊,噼里啪啦像干柴燃烧着,有火光闪烁,对面的那个人,一边重复的念叨着中也的名字一边向着火焰的深处走去,火势瞬间变大连自己也好像被吞噬了,他认命似的闭上眼睛,那只恼人的苍蝇又飞回来了,恍然,又觉着似乎从没离开过。睁开眼睛,还是横滨,还是灼灼的夏天,爱丽丝板着脸正从精品店里走出来,后面也跟着一个叽叽喳喳极为聒噪的“苍蝇”。他伸手打开车门,注视着两个人坐进后座,转身,有风散开了他藏在衣袖下的绷带,零零落落一头缠住自己的小指,一头飘向远方。

(完)

【双黑】并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

中也生快!!!!
来自一只高三狗的迟到的生贺。第一次写双黑的同人,而且好久没写过文了手生的不要不要的!
这个像流水账一样的东西是什么!!!我不知道!
不敢直视!
还有严重OOC!
严重OOC!
严重OOC!
重要的事情要说三遍!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     中原中也,18岁,高中即将毕业!看着黑板上[距离高考还有十天]的倒计时,哈哈!要解放了!中也勾了勾嘴角。“嘿,小矮子,你发什么呆呢,笑的这么丑,不会有女孩子喜欢的哦!”突然之间一个巨大的脑袋出现在面前,褐色的头发,琥铂色的眼睛。中也额角的青筋忍不住跳了一下,一巴掌拍开他,继续收拾着东西,好不容易来到的好心情才不要因为一条青花鱼就全部消失呢!
         哦,对了!忘记介绍了,那个脑袋是太宰治,中也的同学,死对头,还有青梅(划掉)竹马竹马。作为小说里的两个猪脚,中也和太宰治,自然有着各种羁绊,相爱相杀,欢喜冤家什么的,诶嘿,你懂的。当然必不可少的一个设定就是,因为有太宰治的存在所以中也有了一个万年老二的名头。校园青春小说?很抱歉,他们还有十天高考。
        十天,不过是一晃而过,中也坐在考场中,打量着其他人。嗯?好像看到什么奇怪的东西了?他转头,果然,太宰治就坐在他的右后方,而且附赠一个及其欠扁的笑容,中也思考了一下那个口型是在说,“小矮子,好巧哦~”…………巧个屁啊!!中也表示现在只想用椅子砸在那货的脸上!真是的!考不好什么的,都怪你啊!
         考试的时间总是过去的飞快,当然这是对于某些人来说的,中也站在考场边上,外面密密麻麻的都是家长。“小矮子,你还真是无情啊,跟你打招呼你都不理人家的呀!”本来想等人散去一点再离开的中也,听到他的声音,头也不回的挤进人群里,那么多人看着,他才不要和太宰治那个蠢货一起卖蠢。“好吧,既然你要先走,记得等会直接去我家,我妈说今天我们两家一起吃饭哦~小~矮~子~”青筋暴起,中也终于忍不住回头,“去死吧,你个青花鱼!你才是矮子,你全家都是矮子!”吼完后头也不回的走掉。太宰治靠在墙上笑眯眯的看着他走远在心中默默的接到,嗯嗯,你说都对,反正你迟早都是我家的呀~
         看到这里我就不得不八一下了,就在一年之前,太宰治已经向家里出柜了,不仅自己出柜还顺手捎带上了什么都不知道的中也。但是经过太宰治的不懈努力,两方的家长都同意了,而中也依然是那一个唯一被蒙在鼓里的。面对家长奇怪的行为,反正错的都是太宰治,中也理所应当的这么认为着。
         随着最后一科的结束,他们正式向高中时代告别,被嘱咐着晚上和太宰治一起吃饭的中也站在考场外,等着那个迟迟不出来的混蛋。不知道在心里骂了多少遍后,那个人终于出来了,一步一步的挪动着,垂着脑袋,一副宝宝委屈,但宝宝不说,宝宝坚强的样子。中也抽了抽嘴角,走过去想看看那个人又在弄什么幺蛾子。你问中也为什么不觉得太宰治是真的伤心?中也有十几年的吃亏经历可以告诉你太宰治这个行为的可信度是……零,只可惜某人还是会上当,不止一次哟~
         他走到太宰治的面前,太宰治慢慢抬起头,眼睛红红的,中也莫名觉得这样的太宰治好像有点戳他的萌点,“中也,我没有考好怎么办?”软软的。中也有点蒙,表示他这么认真的叫我名字我有点架不住啊,可是这次的真实度有多少?没有得到回应的太宰治,又慢慢的低下头,声音闷闷的有点小哭腔“中也我没考好,不能一起上同一个大学了,你会不要我么?”中也有点小方,他想没有你来捣乱才更好吧,但是即便这么想着,但就这说出来也太不地道了吧。“你……你……就一科……一科……而已……没……没什么大碍的……”中也磕磕巴巴的想安慰他。
         太宰治肩膀一抽一抽的,声音也在打颤“你真的不要我了么……”中也更方了。麻麻呀!对头高考没考好,哭着问我会不会不要他,我要怎么回答?急!在线等!“你……我……你……我……我不会不要你的!你别……”然而中也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人一把抱住,“小矮子~说好了哦,就算我没考好只比你高一点点你也不许不要我哟。当然,我是不会不要你的啦~”
         什么情况?!中也表示这和说好的不一样!说好的哭呢?明显是笑的抽抽了吧!“太!宰!治!你怎么不去死!!”一个帅气的过肩摔,刚刚还抱着自己的人已经趴在地上吃土了。中也看都不看他一眼,重重的从太宰治的身上踩了过去,果然这种人,就不应该给一点点的同情!
         中也也走了几步发现太宰治没有跟上来,转头,人还搁地上躺着呢,并且捂着腰直哼哼。“你快点走啦!等着吃饭呢!”中也喊到,太宰治扭头,“不要!不给扶不起!”中也觉得额角的青筋又在跳了,不过为了早点吃饭他还是走过去加起了太宰治。相对于太宰治的身高中也只有160的高度实在是不太够,架着人走起来颇为吃力。
         没走多远,中也觉得肩上的重量一轻,接着被人整个圈在怀中,好像有哪里不对啊喂!宝宝好方!“中也,我是认真的,我喜欢你,我们在一起吧。”声音从耳后传来,无比认真,带着温热的气流砸在他的耳朵上,霎时间,一片绯红。“嗯。”
         太宰治看着圈在怀里的小小的脑袋,在头发上印下一个吻。一瞬间,世界开满了粉红色的小花花,阳光像蜜糖一样,还有中也发丝也像糖浆一样,哎呀!甜到心里去了。
         我要默默的补上一句,从分数出来的那天,太宰治睡了一个星期的沙发,最后还是他死皮懒脸挂在中也身上才得以进了房间。想知道为什么?因为他的分数真的比中也高那么一点点,而且这个一点点只有一分。
         诶?你问我为什么太宰治会睡沙发?笨死了!当然是因为中也和他同居了啊,在顺便提一下,太宰治出柜的原因其实就是买房子的时候一不小心被父母发现了,虽然时间不是计划好的时间,但是不影响结果,太宰治不仅成功的出柜了,还拿到了中也的证件,并且在房产证上写下了两个人的名字。
         是不是很圆满?只是中也在搬家的时候觉得好像有哪里不太对,刚确认关系的两个人就这么简单的同居了?父母也没有异议什么的?是不是少了点什么?急!在线等……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END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【下野博客翻译】下野紘,做客中

这位小姐你听说过TNSM吗?:

~故事简介~


边喝着酒边进行的收录完毕之后,说着还要去再喝一杯的谷山纪章和下野紘。


不知道为啥,在酒馆里喝着喝着就喝到了纪章桑的家里...


 在那里,下野紘看到了...?





 


于是。
今天跑来谷山纪章桑的家里叨扰了。
 那么,让我们赶紧进到公寓里面吧...
 什么嘛,这个超有气氛的走廊!!
 有点昏暗的感觉真是让人无法忍受呢~不愧是时髦的公寓!



 那么,走过了这个超有气氛的走廊之后,总算到达了纪章桑的家里...

 打扰啦~!!
 
 
 哎呀,这个房间的装潢也非常的时尚呢


吼吼,还整理得蛮干净的吗...
 
 
 ...诶?
 
 
 客厅里...
 
 
都是漫、漫画和DVD!?


好厉害的数量Σ(°◇°;) 
 
 ...但是为啥全部收在边上啊?


搞得像一面墙一样...(;-_-) 
 
 
 然后、冰箱里...
 

 毫不意外的。


除了酒之外就没别的了啊(; ̄▽ ̄) 


 真不是个好孩子呀...(; ̄▽ ̄) 
 
 
 ...就这样,虽然很遗憾,但是差不多到了我们要告别的时候了!


那么,下一次,要去谁家里呢...
 
 
敬请期待~(^▽^)ノシ 
 
 
诶?
你问在这之后我们两人要做什么?
 


这个啊,保密(  ̄ー ̄)b

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by shimono-hiro | 2011-10-21 01:16 |

【event repo】谷山紀章と下野紘のキスよりすごいトークショーrepo

这位小姐你听说过TNSM吗?:

感谢微博ID:Sumigo_電波兵団組 妹子的分享><






这就是那个著名的茶水大talk show了·····节操满地。

【下野博客翻译】~常去的好地方~

这位小姐你听说过TNSM吗?:





东京市内某处...




我现在在一家非常帅气的炭火烧烤店里。


店里全部涂着黑色,照明也设置在让人发觉不到的地方。


但是也不能说是昏暗,而是保证了最低限度的照明。


有种说不出的氛围,与其说是烧烤店不如像是那种经常在电视里面会出现的酒吧一样。


我来到了这种地方...



和纪章桑两个人!!
(≧▽≦)/


真是个帅气的好地方啊...不能给大家介绍这里,真是可惜啊(  ̄ー ̄)


但是纪章桑还真是知道好多这种好地方啊、


忍不住问他怎么发现的,听了缘由后就了解了!


被各种各样的人们带去了各种各样的地方


如果有相关联的店家的话也会去...于是就这么发现这些好地方了。





常去的好地方什么的...听起来真是帅气啊




有这么常去的一家店的话,总有点大人的感觉呢...



...会这么想的我,是不是有点太幼稚了?(;T▽T)



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by shimono-hiro | 2011-06-17 23:51 

【下野博客翻译】叫谷山纪章的那个人

这位小姐你听说过TNSM吗?:



 
 


纪章桑他啊,目的地完全没个准!只要一想到,马上就会出发呢...


突然说起,去喝酒吧!去那家店吧!结果就变成现在这种情况了(;^▽^)


 


然后,他真是超 powerful的!live的时候就觉得他真是厉害,喝起酒来更是厉害!!明明前一天才通宵喝酒,竟然今天还能继续喝啊...虽然厉害,但是还是有点担心啊。


 还有,他是个有点害怕寂寞的家伙(笑)


明明初见面的时候不这么觉得的啊...(  ̄ー ̄) 


 
 和这样的纪章桑已经是喝到第二摊了。


他真是知道好多不错的店啊...(* ̄ω ̄) 


如果发生了开心的事情,时间也会过的好快


比以往的情绪都要高涨!
 
 总之...今天非常愉快!( ^ー^) 




顺便一提,今天没有被留下吻痕哦!(笑) 

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by shimono-hiro | 2011-05-26 09:38

【下野访谈】吻痕事件之后....

这位小姐你听说过TNSM吗?:

问:看了下野桑的博客,被酒会的小伙伴们种了草莓什么的也是很冲击的话题吧?(笑)




答:啊——.....(笑)那个都是那个叫做谷山纪章的人起的头。但是啊,最近我发现了。如果在那种场合,有比我更糟糕的人在场,我就会变得很冷静。


那天那个情况也是,大概纪章桑已经记不得发生什么了,我果然还是满冷静的嘛(笑)


出自【Girls-Style】Style of the PRINCE:ゲスト・下野 紘さん



问:谷山桑和下野桑会混到一起也是因为大振么?
答:是的呢。因为第二季开工了,收录结束后大家一起去喝酒,变得经常坐在对方身边。大振第二季里,虽然我配的田岛和纪章桑配的花井在戏里觉醒了对手意识,但是在酒席上我和纪章桑似乎还满和得来的。


但是因为双方都醉了,完全说话牛头不对马嘴。事后提起两个人都不记得当时聊了什么。连在旁边围观的人都完全不知道我们在讲什么(笑)。




出自【Girls-Style】Style of the PRINCE:ゲスト・下野 紘さん





问:讲话这么投机,对两个人来说也是很开心的事不是么?肯定是对对方有意思啦(笑)(原文:気があってるんですよ(笑))。所以顺着这么发展,就可以和吻痕事件联系起来了嘛。

之前的收录中,大振的成员们给我过了生日。当时纪章桑就在我脸颊上面亲了一口。


以此为开端,从那以后就时不时的会被他亲。


结果某天突然就被种了草莓。问他干嘛,纪章桑回答我「不知道草莓能不能种得上去就」(笑)


出自【Girls-Style】Style of the PRINCE:ゲスト・下野 紘さん